开启辅助访问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注册 |登录

橘汁仙剑网

查看: 5471|回复: 1

仙剑奇侠传四后传——缘灭梦回亦有情,恩断仇见也销魂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3-6-3 17:36
  • 签到天数: 25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发表于 2012-7-16 16:3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文学
    文章体裁: 小说
    文章篇幅: 连载
    是否原创: 原创
    所属题材: 仙剑四
    作者: 西毒欧阳锋
    仙剑奇侠传四后传——缘灭梦回亦有情,恩断仇见也销魂




    序章

    黄山,青鸾峰顶

    天河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位昔日的大哥,白发银如瀑雪,面部虽然仍是二百年前的英俊,但失去了一身的修为的他此时却显得有些苍老。看着功全失的玄霄,天河心中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冲击着他,是感激?自责?惋惜?怜悯?不是!都不是!他的心仿佛被卷入一个巨大的迷宫中,总是觉得那条路都是出口,却又不敢走。好比此时之境。但是,天河仍不会忘记他的大哥当年在冰室里传与他的凝冰诀,仍不会忘记在他与紫英吵架后玄宵对他的开导,不会忘记他医好了自己的双目,为了他的幸福,去触天条大闹鬼界。为了他的母亲,他甘愿散尽千百年来的修为。这一切,天河什么也没有失去。而玄霄却成为一介凡人。昔日种种,像是千百年前的往事,均在昨天发生了一样。也许,这就是江湖上常说的义吧。

    天河与玄霄对视了许久后,玄霄悠叹一声,道:“天河,大哥……实是愧对于你。”天河心中又是一痛。他没想到大哥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内疚自是又多了几分,连忙答道:“大哥,不是,你一直都对我很好,你是我爹娘外对我最亲的人,没有你,天河一定不是今天的天河,你为我付出太多了,我恨我从来没报答过你。为了你能活下来,为了咱们之间的义,什么神器,什么修为,什么都不要了,只要大哥平安无事便好!….”天河越讲越激动,竟将自己心里想的全说了出来。

    玄霄静静地听他说完,内心却是波澜起伏,自从与天河相识开始,他就意识到天河是这样的人,他是将自己的心,完全交给他最亲爱的人,可能是久居山林的缘故,只有他能做到这一点。但玄霄自己的心却为了一时飞升之快而置此情于不顾,甚至对天河兵刃相加毫不留情。实是不仁不义之举,如今自己为天河功力尽失,也算是一个补偿吧。

    “哈哈哈!”玄霄仰天长啸,刹那间瀑布流声振天,回声在山谷中不绝回响,千年古树也为之颤抖。“不愧是云天河,不愧是我的好兄弟,大哥结识了你,这辈子不算白活!”玄霄拍着他的肩膀,仿佛他与天河又回到当年的琼华禁地中,共议往事了。笑罢,玄霄从袖子里取出一本手记,还有那柄伴随了他两百多年的羲和剑。“天河,这手记是我修炼双剑当中记下的口诀与心法,双剑均在此,你和菱纱按此修炼,必可修为大进,炼成之时,希望完成光复琼华之大业。”

    天河又痴痴地望着羲和剑,剑柄上的文络清晰可见,丝毫不见淡去,剑身乃用炎魄铸成,橙黄色的魄石光亮剔透,其中散出阵阵炎光,也透着当年大哥的不可一世。虽然剑还是这把剑,人还是原来的人吗?当天河回过神来时,面前的玄霄早已不见,眼前只是剩下那些千年的的古松,在落日的余晖下渐渐地淡去了。彩云从天空划过,金光穿过云深照在大地上,恰似当年的玄霄。

    失落,飞来一群归巢的寒鸦,在黄山的苍穹中高声而又凄惨地唱着一首古老的词章:



         钗头凤。缘幻
    纤玉手,凝霜酒。醉卧弹剑迷凰柳。飞花落,游凤堕。明月圆欢,暗日残半。叹!叹!叹!  焚心祸,锁烈魄. 恨为冰封人空瘦。  寒壁破,金兰殁。  梦醒弦断,曲终人换。憾!憾!憾!...  见也销魂




    序章

    黄山,青鸾峰顶

    天河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位昔日的大哥,白发银如瀑雪,面部虽然仍是二百年前的英俊,但失去了一身的修为的他此时却显得有些苍老。看着功全失的玄霄,天河心中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冲击着他,是感激?自责?惋惜?怜悯?不是!都不是!他的心仿佛被卷入一个巨大的迷宫中,总是觉得那条路都是出口,却又不敢走。好比此时之境。但是,天河仍不会忘记他的大哥当年在冰室里传与他的凝冰诀,仍不会忘记在他与紫英吵架后玄宵对他的开导,不会忘记他医好了自己的双目,为了他的幸福,去触天条大闹鬼界。为了他的母亲,他甘愿散尽千百年来的修为。这一切,天河什么也没有失去。而玄霄却成为一介凡人。昔日种种,像是千百年前的往事,均在昨天发生了一样。也许,这就是江湖上常说的义吧。

    天河与玄霄对视了许久后,玄霄悠叹一声,道:“天河,大哥……实是愧对于你。”天河心中又是一痛。他没想到大哥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内疚自是又多了几分,连忙答道:“大哥,不是,你一直都对我很好,你是我爹娘外对我最亲的人,没有你,天河一定不是今天的天河,你为我付出太多了,我恨我从来没报答过你。为了你能活下来,为了咱们之间的义,什么神器,什么修为,什么都不要了,只要大哥平安无事便好!….”天河越讲越激动,竟将自己心里想的全说了出来。

    玄霄静静地听他说完,内心却是波澜起伏,自从与天河相识开始,他就意识到天河是这样的人,他是将自己的心,完全交给他最亲爱的人,可能是久居山林的缘故,只有他能做到这一点。但玄霄自己的心却为了一时飞升之快而置此情于不顾,甚至对天河兵刃相加毫不留情。实是不仁不义之举,如今自己为天河功力尽失,也算是一个补偿吧。

    “哈哈哈!”玄霄仰天长啸,刹那间瀑布流声振天,回声在山谷中不绝回响,千年古树也为之颤抖。“不愧是云天河,不愧是我的好兄弟,大哥结识了你,这辈子不算白活!”玄霄拍着他的肩膀,仿佛他与天河又回到当年的琼华禁地中,共议往事了。笑罢,玄霄从袖子里取出一本手记,还有那柄伴随了他两百多年的羲和剑。“天河,这手记是我修炼双剑当中记下的口诀与心法,双剑均在此,你和菱纱按此修炼,必可修为大进,炼成之时,希望完成光复琼华之大业。”

    天河又痴痴地望着羲和剑,剑柄上的文络清晰可见,丝毫不见淡去,剑身乃用炎魄铸成,橙黄色的魄石光亮剔透,其中散出阵阵炎光,也透着当年大哥的不可一世。虽然剑还是这把剑,人还是原来的人吗?当天河回过神来时,面前的玄霄早已不见,眼前只是剩下那些千年的的古松,在落日的余晖下渐渐地淡去了。彩云从天空划过,金光穿过云深照在大地上,恰似当年的玄霄。

    失落,飞来一群归巢的寒鸦,在黄山的苍穹中高声而又凄惨地唱着一首古老的词章:



         钗头凤。缘幻
    纤玉手,凝霜酒。醉卧弹剑迷凰柳。飞花落,游凤堕。明月圆欢,暗日残半。叹!叹!叹!  焚心祸,锁烈魄. 恨为冰封人空瘦。  寒壁破,金兰殁。  梦醒弦断,曲终人换。憾!憾!憾!...  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排行榜|橘汁仙剑网 ( 浙ICP备18045743号-1

    GMT+8, 2018-12-11 17:44 , Processed in 0.171050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